留言: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請收藏下7788小說網址永遠不丟失!
7788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境界妖在斗羅 > 第香八章 風見幽香陣亡?

第香八章 風見幽香陣亡?

    一拳轟出,拳風凌冽,就連附近的血色眼睛都好似承受不住一般,閉上了一片。

    古墨銘猩紅的眼眸中閃過一絲驚慌,即使他打心底認為自己是真正的古墨銘,但其本質上終究不過是一個剛剛成熟的意識而已。

    縱然他的妖力更勝一籌,但戰斗經驗卻遠遠不足以匹敵從尸山血海中跨出來的暴君--風見幽香。

    面對這一拳,古墨銘想凝聚妖力進行防御,但妖力的運行卻緩慢無比。

    向不遠處望去,沐雪正通過血契對他體內的妖力的運行進行著壓制。

    而八云紫已經消失不見了,隨時都可以發動偷襲,只等幽香將古墨銘的破綻逼出。

    雖然古墨銘很驚慌,但身體卻自主動了起來,右手橫推,將風見幽香的拳頭推開,左手順勢轟出一拳,直襲風見幽香的面部。

    擋住了?!看來就算是沉眠許久,但看來身體的本能還在啊。

    那么就先跟著感覺來吧,只要順著這股感覺,這些家伙不過是孤蘇醒后的磨刀石而已。

    眼中的驚慌消失,猩紅的目光逐漸狂熱起來,內心對戰斗的狂熱猶如火山爆發一般噴涌出來。

    收回被推開的左手,面對古墨銘的攻擊,幽香毫無慌亂,頭直接偏過襲來的拳頭,任由拳風刮的臉上生疼,借著古墨銘雙手無法回撤之際,迅速貼近,收在背后的右手探出,直接掐住了古墨銘的脖子。

    渾厚的妖力從手心涌出,配合沐雪鎮壓他們體內躁動的妖力。

    八云紫也趁此機會出手了,不知何時她已出現在了古墨銘的身后,伸手就拍在了古墨銘的后心處,憑著自己的力量蒙蔽古墨銘對境界的感應。

    如果真的如那個女人說的一樣,我或許對于境界的領悟稍遜真正的古墨銘一籌,但卻絕對比這個冒牌貨要深刻,只要將他和這個身體中銘刻的境界隔開,他就無法影響到我的境界了,同時也無法再次使用境界。

    八云紫和風見幽香的想法一致,先將這個自稱古墨銘的家伙給制服了,然后再想辦法讓八云幽楓恢復對身體的主導。

    剛剛還感覺良好的古墨銘一下子就懵了,自己竟然一下子就被完全壓制住了。

    “可惡啊!你們這幾個該死的......”

    他憤怒的吼叫著,但還未說完,嘴就被沐雪用冰堵上了。

    堅實的冰塊壓著舌頭,完全無法說話了。

    “麻煩你不要用他的聲音說出這種話,這讓我很困擾。”

    沐雪冷著臉說道。

    沐雪出手用冰將古墨銘定在原地,風見幽香和八云紫也松手了。

    八云紫皺著眉頭,朝著沐雪詢問道:“你就沒什么辦法直接把他解決掉嗎?”

    風見幽香也轉身看著沐雪,她也不想再讓這個不知所謂的家伙,一直占著自家弟弟的身體。

    沐雪無奈的搖頭道:“沒有辦法,想要解決他就必須從精神空間入手,但現在精神空間由他主導,我們想要進入根本沒有可能。”

    “當然,憑著契約,我是可以進入的,但如果我一個人就可以解決的話,我就不會留到現在了,所以我們現在只能等。等我家貪睡的主人睡醒了。”

    幽香顯然對于沐雪的回答很不滿意,質問道“我憑什么相信你!說到底,我做不到放著弟弟他受苦,而我卻毫無辦法,只能在這里等你說的古墨銘蘇醒。況且醒了以后,他還是我的弟弟嗎?”

    的確,沐雪無法證明自己的正確,也無法說清楚當古墨銘蘇醒時,究竟會將八云幽楓如何處置。

    “不知道,在我醒來時,看到幽楓我就仿佛看到了當年的墨銘,永遠都是一副富有生氣的樣子,雖然無法證明,但我可以確認墨銘和幽楓是一個人,無非是看醒來后究竟會是哪份記憶為主導吧。”

    “對于你來說,自然是希望以幽楓為主導,雖然我下面說的話可能有點讓你生氣,但如果墨銘他不接受幽楓的話,那么幽楓定然是會消失的。嘛,雖然我估計那家伙也不會不接受就是了,會寵著他的人,他自然會接受,更何況,八云紫你可是他的同族啊。”

    沐雪如此說道。

    八云紫拉住了幽香的一只手,示意她不要沖動,笑著對沐雪道:“自然,我可是相信著我們和弟弟之間的感情牢不可破哦~既然如此,那就等吧。”

    然而沒過一會兒,沐雪眉頭微皺,不詳的感覺涌上心頭,她驚喝到:“快退!他的妖力在暴漲,我無法通過血契壓制住了!”

    同時沐雪素手一揮,蒼白的寒氣撲向困住古墨銘的冰柱,試圖加固封鎖。

    然而寒氣尚未到達,凍住古墨銘的冰柱已是瞬間炸裂,強烈的氣流將襲來的寒氣沖散,令三人不禁瞇了瞇眼。

    “先聲奪人,一擊斷魂!”此時反應最快的便是幽香,一步踏出,毫無花哨的一拳揮出直沖那道身影的胸膛而去。

    但是這氣勢十足的一拳卻宛如撒嬌的女子被男友握住一般,未曾掀起一絲波瀾便被死死抓住,這情況令得幽香眼瞳一縮。

    “戰場分心是大忌,攻擊被鎖先救己,攻敵之必救,可解自身之圍。”幽香早年的戰斗經驗告訴她如今局面的破法,霎時又是一拳擊出!

    古墨銘淡然伸手,口中道“沒用的!妖力恢復的我不是你能打中的!”

    然而入眼的卻不是幽香拳頭而是一道翠綠的光柱,幽香最常用的魔炮!這一記魔炮直沖面門。

    “出其不意,可奪戰機。”這是幽香尚且弱小的時候學到的,以弱勝強的第一步!

    即便是被突臉,慌忙之下古墨銘依舊成功聚起妖力險而又險的擊碎了光柱。

    而就是這么點時間已經足夠幽香動作了,幽香腰身一低,一腳踹向古墨銘抓住她的那條手的手肘,以她的力量在古墨銘倉促之下可能會被踢斷這只手。

    擁有記憶的古墨銘對于戰場的分析能力不弱,雖然在一開始吃了自傲的虧,但現在已有警惕的他深知,此刻沐雪雖然無法壓制他,但簡單的騷擾還是可以辦到的,而另一邊運用間隙可以自由來去的境界妖此刻也再一次失去的身影,對他來說同樣具有不小的威脅。

    在這個情況下失去一只手,戰力必然大損,搞不好真的會陰溝里翻船!所以古墨銘毫不猶豫的松手了!

    “戰機一得,窮追不舍!”落地的幽香抬手又是一記魔炮,同時一拳擊向古墨銘腰間。

    古墨銘眼眸中紅光一閃,低吼道:“你以為同樣的招式我會中兩次嗎!”

    手中妖力匯聚,淡淡的拳風在手中匯聚,猛地一拳向下揮出,輕而易舉的撕碎了魔炮,直沖幽香的腦袋而去。

    若這一拳打中,以幽香的體質是雖然不會有太重的傷,但短時間的眩暈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戰斗需要的是什么?高速的思考,迅捷的反應,強悍的力量,搏殺的技巧,以及……同伴的信任!

    就在古墨銘這一拳即將命中之時,一道兩邊系著蝴蝶結的隙間突然張開,原本必中的一拳就這樣沒入間隙之中。

    “靠背連心,破前之敵”既然是背靠背的戰友,身后就該交給她,只要將面前的敵人打倒,保護好她的后背。這是幽香和紫年幼時培養出的默契,此刻又被翻了出來。

    而古墨銘的這一拳就此落空了?

    那是不可能的!物盡其用方是智者之謀,兵不血刃才是完美的勝利!

    如果有外人在場就會發現,隙間的另一頭赫然開在古墨銘的背后。

    環繞著妖力的兩拳幾乎同時擊中,只不過揮拳的兩人都打在古墨銘這一人身上罷了!

    其實幽香并未盡全力,因為即使再怎么不爽這個人,這具身體還是她弟弟的,不能殺。

    而古墨銘當然也是有所保留,沒有必殺的把握就用盡全力,若一擊未中等待他的便是無窮無盡的反攻,況且消失的八云紫他也是留了一點心眼。

    只是事出突然,加上新生意識對于境界的掌控尚且不熟悉所以此刻又是吃了一個悶虧。

    兩拳的攻擊也是令得古墨銘的身形略有不穩,而幽香所為的也正是這一刻!

    幽香手上不停歇翻手鎖住古墨銘的手腕,另一只手一記直拳沖向古墨銘的肩窩,而腳下則掃向古墨銘的腳踝。

    可惡!

    被這一腳破壞了平衡,肩窩被擊中使他整個人都在往下倒,古墨銘的臉色難看了起來,自己已經徹底失去了先手,那些戰斗經驗到底不是他自己的,身體的本能終歸是有限的。

    兩邊綁著蝴蝶結的隙間再次出現在古墨銘身下,古墨銘能夠感覺到,隙間里有著一份大禮在等著他。

    他想要掙扎,但幽香根本不會給他機會,擊中肩窩的手張開,墨綠色的魔炮直接轟出,將古墨銘轟進了紫的隙間。

    失重感襲來,古墨銘迅速穩住身形,現在已經脫離了他的隙間,主場優勢也不在了。

    沒有追過來嗎?

    幽香并沒有追進隙間里,但這并不意味著她們會給古墨銘留下喘息的機會。

    鋪天蓋地的彈幕仿若絢爛黑夜的煙火一般,齊齊朝著古墨銘連綿不絕的射了過來。

    這些彈幕可不是由符卡那種類似游戲道具一般的速發式彈幕了,每一發的威力雖然不如幽香的魔炮,但卻也相去不遠,這可是八云紫耗費多時所準備的啊。

    能躲避的就躲避,無法躲避的就用妖力將其擊碎,古墨銘逐漸不耐了起來,無法找到八云紫那家伙所處的位置,但彈幕的數量卻沒有減少。

    顯然八云紫一直都在進行補充。

    既然如此,感受著體內澎湃的妖力,古墨銘猩紅的眼睛里閃過一絲瘋狂,雙手一揮便是成片的彈幕撒出。

    彈幕碰撞,爆發出耀眼的光芒,遮住了古墨銘的視野。

    綁著蝴蝶結的隙間又一次出現在古墨銘的身后,風見幽香從中沖了出來,一拳直擊古墨銘的后腦勺。

    古墨銘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反手就抓住了幽香的拳頭,另一只手上泛起了暗金色的光暈,利爪彈出,五指合并,在幽香震驚的目光中,刺穿了幽香的腹部。

    霎時間,血液順著古墨銘的利爪流出,風見幽香面如金紙,瞳孔放大,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嘿嘿,孤說過,同樣的招式是不會中第二次的。”

    “啊~真是美好的表情啊,多么動人啊~這溫潤手感真是讓人沉醉。”

    說著,古墨銘的手攪動了幾下,血液更加肆意的噴涌而出。

    冰藍色的劍芒劃過,古墨銘本想還擊,但卻退了開來,手也從幽香的腹中抽了出來。

    風見幽香墜入了綁著蝴蝶結的隙間,八云紫沉著臉從中走了出來,剛剛揮出劍的沐雪也是臉色難看異常。

    氣氛由于幽香的退場而更顯凝重。

    古墨銘不爽道:“不要仗著孤的寵愛而為所欲為啊!”

    回應他的是沐雪再次揮過來的劍。

    古墨銘的臉色也難看起來,“既然如此,你還是去給我好好冷靜一下吧!”

    猩紅的紋路在古墨銘的手背上浮現,沐雪瞬間被定住了身形,黑色的隙間閃過,沐雪便不知被關到了哪里去了。

    真奇怪,總感覺如果孤對沐雪下手的話,會發生什么令孤無法承受的事......

    開什么玩笑,怎么可能,那家伙不過是孤隨時可以拋棄的仆從罷了。

    瞇著眼,這種讓人不爽的感覺充斥著他的內心,看向沒有動作的八云紫,古墨銘的身上露出了猶如貓戲老鼠般的殘忍微笑。

    “好了,孤的同族?還真是弱小啊,下一個就輪到你了。你......準備好了沒呀~”

    ………………………………

    太陽花田,綁著蝴蝶結的隙間閃過,風見幽香從空中落下,艷紅的獻血沾染上大地,地上竟開出一朵朵鮮艷的花兒來。

    無數的鮮花在大地上綻放,風見幽香落下的時候,身邊已是一片花海。

    鮮花被微風吹拂,搖晃著花朵,好似在祭奠這位四季鮮花之主的落幕......

    頂點
(快捷鍵:←)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快捷鍵:→)
如遇點擊下一章,提示:沒有了!請點擊上面章節列表查看.給您帶來不便,非常抱歉
TXT下載←分享再下載
电子游戏海报